【電競.WESG】殺入DOTA 4強的碩士女生 在電競世界尋找自我

撰文:潘思維2018-11-11 16:21最後更新日期:2018-11-11 17:13

電競女子隊總令人想到「花瓶」,但今年WESG 「DOTA 2」的4強賽事中就有女子隊出現。今次DOTA 2賽事沒有女子組,HKGIRLSSSS能夠殺入4以強,就證明她們不是「花瓶」。隊長肥寶(陳綽筠)說:「其實去年已想組女子隊,但不夠人,今年夠人玩真的很開心,最後入到4強真是意想不到。」

肥寶7歲開始認真「打機」,長大後曾投入電競幕後工作,但亦因為「打機」與家人關係變差,肥寶的母親曾說:「我供書教學到碩士,不是要你去打機、做垃圾工、做廢青。」

攝影:潘思維

DOTA 2是全世界最高獎金的電競賽事,在中國、歐洲是一隻非常熱門的遊戲,但由於遊戲門檻高,所以香港核心玩家只有200人,女玩家人數更加少。肥寶說:「雖然很想組全女班,但真的太難,所以隊內也有一個男生作後備。」HKGIRLSSSS最終不敵今年冠軍Eazy Gaming,肥寶對4強這個結果非常滿意:「對香港DOTA 2是一個突破,由本身無女仔玩,到現在組到一隊,更入到4強,去到國際性的線下賽。」

Dota 2 在香港靠一班核心玩,維持電競水準。

Dota 2 在香港靠一班核心玩,維持電競水準。

大學明瞭要面對現實世界

肥寶受爸爸影響,自小愛電玩遊戲,大學時每天都沉迷在遊戲世界;對足不出戶的她,朋友們時會說教,「你要似番個人,多接觸真人,你現在不是現實世界的人」。

肥寶在大學的交流營與人相處,只會簡短對答,直到大學畢業後遇到不如意,網友和她說「你在遊戲上被人欺負我們可以幫你,但在現實我們真的幫不到你」。肥寶才知道,自己沒有生活、沒有朋友,她需要的是現實生活,幸好她一直生在較大的家庭,人際接觸對她來說不算難事,接受訪問時可以完整說出自己想法,這正是香港的職業電競選手需要。

Hkgrilssss全隊:Candy、Kiki 、wk、po meo

Hkgrilssss全隊:Candy、Kiki 、wk、po meo

父母種下「電競魂」卻不諒解

「小時候要打機就要6時起床,因為家人未起身才可以玩。」肥寶憶起小時候打機的經歷,雖然家人不滿她專注打機,但肥寶的「電競魂」其實由父母植根:「父母都有打機的習慣,自小看着他們打機,開始感興趣。」7歲時肥寶因為《世紀帝國》的出現開始認真「打機」,她整天盤算思考如何打得更好,但家中只有一部電腦,每天也問着「爸爸幾時輪到我」,那時她還小,未輪到電腦就要睡覺。到了中學,母親只要看見肥寶「打機」就會拔電掣,肥寶只好提早起床,在沒人發現時享受她的「遊戲時間」。

「人地點解可以考第一,你就唔可以?」這種東方國家對教育的錯誤定義,正正就是肥寶所面對,但她與家人想法不同,面對這類議題,經常重複罵戰,沒想到DOTA 2 帶給她的就是與家人相反的想法,她清楚知道自己在電競世界實力有限,不會是世界冠軍,但電競帶給她成功感和樂趣:「我在DOTA 2 主要是當輔助角色,要控制遊戲的節奏,早期我帶不到節奏,但經過不斷研究,後來在比賽中觀察到一個細微的變動,令遊戲節奏變由我控制,這種突破的快樂是難以形容。」突破自己就是體育和電競的本質,亦是努力過後的快樂。

斯文的外表,卻有很大勇氣。

斯文的外表,卻有很大勇氣。

Hk dota2一直很團結,閒時會一起行山。

Hk dota2一直很團結,閒時會一起行山。

為電競路離家出走

肥寶的母親說過,「我供書教學到碩士,不是要你去打機、做垃圾工、做廢青」,面對工作和社會壓力,肥寶更需要「打機」給她一點空間,但因為家人不了解,即使成年了,放工回家「打機」亦受到反對,肥寶坦承覺得家人思想有點「離地」,「他們覺得碩士找的工作應該很好」,家人直指當時肥寶的工作不襯她碩士的資歷,種種的價值觀問題,肥寶決定離開家人,但因為搬得太急,第一晚她的新居沒有傢俬,只能睡地板。肥寶說:「打機就像食飯一樣,是我的生活一部份,是用來休息的空間,不能沒有。」

肥寶既是玩家,亦為電競出一分力,到電競公司從事市場推廣,可惜公司後來退出香港市場,現在肥寶變成了大家眼中的「廢青」,未有工作;她亦要向租金低頭,搬到嫲嫲家中,幸好嫲嫲非常支持她的電競路,今次她與一眾女隊友殺入4強,肥寶恩慰說:「很多謝嫲嫲的理解,即使她不知是什麼比賽,她都支持我向我說加油。」

筆者訪問不少電競或遊戲愛好者,當中有幾個特別深刻,例如默默耕耘的KIN、深具抱負的Toyz,今次是充滿勇氣和傻勁的肥寶。整個採訪中,最深刻一句是「要學習面對現實世界,學懂與人相處」,香港有部份年輕電競選手還要時間成長,應當擺脫自大、不懂事,學懂與現實接通。肥寶這個非職業的選手,感覺更純粹熱愛DOTA、熱愛電競。

來源:HK01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